可丽卡恋

【就没有小可爱给个小红心小蓝手小评论什么的吗?ヾ(๑❛ ▿ ◠๑ )】

【白黑晴】河神

  @咩。

祝咩咩生日快乐~最喜欢咩咩了(∗❛ั∀❛ั∗)✧*。

——————————

1.  

  这条河已经诞生了千年,早已诞生了河神。

  但这条河处于偏远地带,连个名字都没有。河神也是个无名神,供奉只有树上掉下河的果子。

  凄惨啊。

  河神嚼着果子想。

  好在河神认识了一个游历僧人。

  僧人道行很高,还不拘佛规,有点坏水。

  他告诉河神这么一个故事。

  从前有座山,山脚有条河,一个樵夫过河时不慎将自己的破铁斧头给掉河里了。

  河中却冒出个河神,问:“勤劳的樵夫哟,你掉的是这把金斧头,还是这把银斧头,还是这把又破又旧的铁斧头呢?”

  樵夫是个老实人,答道:“那把铁斧头是我的。”

  河神感动于樵夫的诚实,就把三把斧头都给了樵夫。

  后来改做商人的樵夫为河神建了一座庙,香火不断,河神再也不缺供奉。

  听了这个故事后,河神有了主意。

    

2.

  玉藻前很烦恼,非常烦恼,因为葛叶送来的这个孩子。

  这孩于名叫安倍晴明,乃是葛叶与一人类生下的孩子。

  本来一个小孩子就算了,再熊的孩子玉藻前也修理过,但这孩子不知从哪翻到了一本阴阳术古籍。

  别的不说,他学得还是有模有样的,就是喜欢捉弄别人,玉藻前养的几只呱都被欺负得呱呱叫了。

  几只呱拉扯着玉藻前要去极仇,作祟者却坦然直视玉藻前。

  眼神清澈,却又毫无波荡。

  

3.

  玉藻前本想着算了,孩子总有叛逆期。

  然后第二天发现自己收集的十二单衣上画满了红砂。

  “葛叶!”玉藻前奋笔疾书,“你快回来把你这孩子带走!”

  回信很快来了:“安啦,对孩子宽容点,接辈分,他可是你外甥呢。”

  玉蓬前猛地攥紧手中的书信。

  屋外又传来呱呱声。

  玉藻前觉得自己无需再忍了,一脚踹开房门,却看见众青蛙围着一个绿色头发的少年。

  用阳阳术把自己的头发幻化成绿色的安倍晴明面无表情地转过身来。

  “嘶!”玉藻前后退一步,“你怎么搞成了这个样子!”

  “你不是说要我和这群青蛙好好相处吗?现在它们可是很亲近这个样子的我呢。”安倍晴明抚摸着手上一只青蛙的头,原本一直在发抖的呱渐渐平和了下来,基至发出了咕哇呱的声音。

  “好肥啊。”安信晴明笑叹。

  玉藻前和呱皆是一僵。

  

4.

  玉藻前费好大动才把孩子抓来野游。

  顺便交流。

  “你再怎么闹也没用的,葛叶暂时还不会接你回去的。”

  被猜中心思的安信情明一怔,别过脸不说话。

  “那本古籍也是葛叶嘱咐我给你的 ,她知道你对阴阳术很感兴趣。”玉藻前斟酌着用词,“她不会希望你用阴阳术来捣乱的。”

  “捣蛋?!” 安倍晴明有些恼怒,两三下跑上附近的竹桥俯祝玉藻前,”对,我就是要捣蛋,你们全都讨厌我吧!”

  那竹桥就说是桥,其实就是几根稍微固定过的竹子,看上去就很滑。

  玉藻前连忙叫:“哎哎!先下来!有什么话下来说!”

  安倍晴明仍在气头上:“你们都当我是小孩子!”

  “上面很危险!祖宗哎!你快下来吧! ”玉藻前看安倍晴明毫无反应,一咬牙,“外甥!”

  安倍晴明瞪大了眼睛:“谁是你外甥了?你不要脸!”

  “对!我不要脸!“玉藻前已经豁出去了。你就下来收拾我吧!“

  安倍晴明这次还真打算下来了。

  “小心点,别摔着!”

  安倍晴明的脸涨得通红,边走边大声说:“我又不是小孩子了,我才不会掉一一啊!”

  扑通!

  玉藻前伸出去的手接了个空。

5.

  河面一阵白光闪过。

  脚上铃铛晃悠,却听不见叮当响。

  河面上多了一个容貌清秀的少年。

  神明?

  “吾便是这条河的河神。”

  

6. 

  河神微笑看说:“强大的九尾狐啊,汝掉的是这个温和又不缺心眼的白晴明呢,还是这个傲娇又不失可爱的黑晴明呢?”

  河水分开,坦露的河床上站着两个与安倍晴明长得一模一样的少年。一个发色是与之前的安倍晴明一样的银白,另一个发色是透着点暗蓝的黑色。

  他们先是互看了一阵然后互捧着对方的脸看了起来。

  按发色来说应该是白晴明的那个少年用赞美的语气说:”你是真的啊。”

  黑特明抬了抬下巴,道:“这句话应该是我说才对。”

  玉藻前眼睛一亮,这两个晴明的性格完全不似最先的安倍晴明那么像硬石头。

  看上去就很好欺负【划掉】相处。

      

  葛叶请求的样子却浮现在眼前。

  “这是我儿子安倍晴明。我把他交给你了。”

  白狐原本艳丽的脸因为眼中温柔的光芒而变得柔和。

  “我现在唯一可以信任的就是你了。”

  玉藻前别开脸不去看那两个小可爱:“这两个都不是我掉的。我掉的那个……”

  “是这个又叛逆又喜欢捉弄人的绿晴……安倍晴明吗?”

  被抢了话的玉藻前嘴角抽了抽。

  你刚才是想说绿晴明是吧!

  安倍晴明被水流束缚住,跌坐在白晴明和黑晴明的面前。

  无法说话。

  只能睁大眼睛。

  身后刚刚出生,心智尚还稚嫩的白晴明和黑晴明靠在一起好奇地看着他。

  “他长得和我们好像啊。”

  “这次我不得不同意你。”

  真可爱啊。

  玉藻前猛地收回心神,沉声道:“我的外甥虽然有时不太乖巧,却也极为伶俐,最重要的是……他是我唯一的外甥。”

  安倍晴明看向玉藻前的眼神分外复杂。

  “所以,我掉的,是这个又叛逆又喜欢捉弄人的绿毛!”

  安倍晴明的眼角抽了抽。

  你不说最后这句话我们还能做朋友!

  河神点了点头:“汝很诚实,作为奖励,吾把白晴明和黑晴明都送给汝了。”

  玉藻前喜笑颜开。

  安倍晴明:“……”说好的唯一呢?!

  “不过这个绿毛汝就不能带走了。”

  ……欸?

  “吾之挚友告诉我,有得必有失,吾希望汝也能明白。”

  河神一脸真诚,却被玉藻前扔了一脸扇子。

  “切,真以为我会怕神明?”

  “看来你的挚友没有告诉你,不要惹不该惹的狐。”

  丢下鼻青脸肿的河神,玉藻前牵着三个晴明回到了自己的地盘。

  “葛叶,说来你可能都不信,你又多了两个儿子。”

7.

  安倍晴明最近不太开心,虽然掉河后自己多了一个便宜舅舅和两个据说是河神以自己为原版制作的兄弟,但总感觉有哪里不对劲。

  三人行,必有一人亮。

  安倍晴明觉得自己就是亮的那个。

8.

  

  白晴明和黑晴明总是喜欢黏在一起。

  玉藻前认为小孩子一定喜欢一起玩,就搬了两张床到安倍晴明原来的房间。

  睡前三个孩子互道晚安,十分和谐。

  但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安倍晴明总会发现其他两个人睡到了一张床上。

  有时候是白晴明爬上了黑晴明的床,有时候是黑晴明凑到白晴明身边。

  玉藻前知道后就笑:“你们关系真好啊。”

  安倍晴明冷漠脸。

  不,不是我们,是他们。

   

9.

  一段时间后变发色的阴阳术失效了,安倍晴明的头发变回了银白色。

  带着点恶作剧的心态,安倍晴明趁着白晴明跟着玉藻前去喂青蛙的时候顶着白毛在黑晴明面前晃了一下,想着黑晴明会不会向见到白晴明一样扑过来。

  却被无视。

  “你是怎么认出来我不是白晴明的?”安倍晴明好奇地问。

  他认为自己的动作神态还是装得挺像的。

  “啊?”黑晴明莫名其妙地看了他一眼,“你们长得完全不一样好吗……”

  安倍晴明看着远处走来的和现在的他长得一模一样的白晴明沉默不语。

10.  

  再长大点,晴明们就分房了。

  但就像之前的爬床一样,白晴明和黑晴明又开始了爬房的夜间游戏。

  却依旧不带安倍晴明。

  “大外甥,你为啥要换房呢?”

  “因为我实在是不想每天晚上都听到隔壁房间那奇怪的声音了!”

                                                              

END.

一周都没写什么东西的话就感觉太咸鱼了。
但写的都没法发出来……
翻出一个小梗,当时写到一半发现这套路似曾相识……
算了……
不打tag,要脸。

自习课上撸了只么么。
好久没上摩尔庄园了啊(T▽T)

【白黑晴】【切光切】山神(下)


赶在国庆假期结束之前填好。

ooc预警。

——————————

  源赖光又一次鼻青脸肿地趴在了地上。

  看着自称白晴明和黑晴明的两个神明用一把小木刀将自己刚刚带回来的小可爱拐走,源赖光恨得牙痒痒。

  再次苦练阴阳术十载,我们的主角源赖光终于认为自己有了在神明之上的能力,带着自己搜刮到的绝世好刀来到了白晴明山和黑晴明山前。

  却被巫女告知两位神明十年前跑出去就没回来过。

  源赖光:“……他们去哪里了?”

  巫女长得典雅精致,笑容却是诡异:“他们带着孩子度蜜月去了呢。”

  源赖光:“?!”

  真相确实是埋藏在滚滚烟尘里。

  没有人知道两位神明当初的大打出手是为了一个新生妖怪——鬼切的抚养权。

  鬼切是个很特殊的妖怪,他生下来就被巫女预知到未来会与一个人类结成伴侣。他与人类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所以得到他的神明可以得到所有神明都没有的自由,随意穿梭于阳界和阴界。

  这两位神明都向往自由,他们为此打了很多次架,最后打到了床上。

  “……等等……为什么突然就打到床上了?这中间发生了什么啊!”

  因为有了喜欢的人,所以自由就是在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

  “喂!你听不到我说话吗?!”

  但是向往的自由也并不会被磨灭。

  于是他们共同得到了鬼切的领养权,却发现他们之前没注意管的这个孩子,被一个人类拐走了?

  “你别总是当做没听到啊!”

  所以他们就去度蜜月【划掉】救孩子去了!

  “……真是够了!”

  主角【源赖光】远离了NPC【八百比丘尼】。

  Boss【玉藻前】靠近了主角【源赖光】。

  明明算是身材高大了的源赖光在这个戴着狐狸面具的男子面前还是被压制得喘不过气来。

  “听说,来找我外甥们麻烦的就是你?”

  “……”

  源赖光扶着自己的老腰下山时,看到了八重樱下的白晴明和黑晴明。

        那个巫女果然是驴自己的吧!

  两个人手拉手,正在说着什么。

  然后白晴明亲了黑晴明一口,黑晴明也亲了白晴明一口。

  然后两人就亲一起去了。

  啊,眼瞎。

  源赖光面无表情地想。

  一位贵族打扮的少年向他走来,漂亮的眼睛似曾相识。

  “切切……”

  少年弯着眼:“好久不见啊,光光。”

——————————

源赖光:主角会有那么惨的吗?!

( ^o^)ノ ...…___●哎呀,被发现了。

一点都不像的自画像

又要换头像了XD

第二张是戴眼镜的

心路历程:
| ᐕ)୨画画啦
→ლ(╹◡╹V)啊这样画
→( 。ớ ₃ờ)ھ有点困难啊
→Σ( ° △ °|||)︴等等我画的是谁
→(ㅍ_ㅍ)算了……


想给自己画个自画像。

画到一半:这TM是谁啊?

【白黑晴】【切光切】山神(上)


有切光切,隐藏酒茨。

ooc预警。

——————————

  传说安倍晴明山本来是一座大山,一道雷劈下来才变成了两座山。

  一座山体向阳,叫做白晴明山;另一座山体向阴,叫做黑晴明山。

  经年累月,两座山上都衍生了神明,神明以山为名,白晴明山的神明叫白晴明,黑晴明山的神明叫黑晴明。
  
  听说这两位神明的关系很是不好,曾经为争取一样东西闹得天昏地暗。

  还有人说其实安倍晴明山本来就是有这两个神明的,之所以分成两座山并不是雷劈的,而是两个神明不合而导致的。

  真相总是埋藏在滚滚烟尘中。

  比如没有人知道黑晴明不喜人类,却喜人类的吃食,经常拉着白晴明化作人类一起去人类的城镇逛。

  比如没有人知道白晴明喜欢收集书画佳作,黑晴明就会在有背着书画的人经过时偷偷刮来一阵风把书画卷到自己面前。

  人们只是知道,给白晴明山的神庙供奉美味佳肴,给黑晴明山的神庙供奉大师的墨宝,神明实现他们愿望的可能性就会大上许多。

  虽不是有求必应,但也算是灵验了。两位神明的神社因此都是香火旺盛,供奉不断。

  殊不知神明的身份让他们无法远离自己的神庙,但对方的陪伴让本应孤寂的日子有了色彩。

  他们会在人们的心愿中挑选来自己喜欢的来实现,剩下的闲暇时间就用来待在一起,有时候会做什么,有时候什么也不会做。

  反正都很开心就是了。

  这时候,故事的主人公出现了,他叫源赖光,是个阴阳师,在这个黑暗的年代,他一直追求着最为强大的力量。

  他听说这两座山上有神明,就想要收服他们,让他们为自己所用。

  却在翻过一座名叫大江的山时被拦住了。

  一个红发的大妖和一个白发的大妖一言不合就把他打趴下了。

  源赖光鼻青脸肿趴在地上,从他的角度只能看到红发大妖手上提着的那壶酒,有着九尾的图案。

  回去的路上捡了个小妖怪,脏兮兮地被人欺负,源赖光想着也是有缘,就把妖带回了寮里,想着改日订下契约也可收作个式神。

  小妖怪洗白白后意外地可爱,糯着嗓子说自己叫切切。

  啊,真可爱啊。

  源赖光轻咳了声,转过头妄图掩饰自己脸上的不明红晕。

  然后当天晚上就被人踢寮了。

  踢寮的两个人长得一模一样,皆是贵族的打扮。

  黑色头发的那个人轻松破解掉阴阳师们的阴阳术,嚷嚷着“阴阳师也不过如此”之类气人的话。

  白色头发的人则是站在后面一直笑,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只是在黑色头发的人向他挥手时把手中装着糯米团的木盒递过去。

  主事的源赖光出来后正好看到某人拍了拍某人的手,然后就就着某人的手吃下一整个糯米团子。

  啊,眼瞎。

  源赖光面无表情地想。

——————————

这两天玩得太嗨了,忘记难得假期应该写点东西给小可爱们高兴一下。

  

  
  

  

放出一个设定。
脑出来练开车的。
兄弟预警。AA设定。
黑阿爸是个alpha,但同时也是个同性恋,喜欢的是alpha。
但父母思想老旧肯定是不能接受的,于是黑阿爸就一直埋着。
然后有一次发情期,本来可以忍过去的,但闻到其他alpha的气味就疯魔了。
结果强迫自己的弟弟白阿爸上了自己。
清醒后两人的表情那叫一个精彩。
然后就开始了偷偷摸摸的炮友关系。
尚未成年的白阿爸精力旺盛,那叫一个龙精虎猛,黑阿爸很满意。
本来还有一点背德感,但黑阿爸想到反正不能生孩子就翻过去了,只是偶尔当做情趣使用。
只是脑出来,这车还不一定能开,车轮胎可能会爆【不】

【白黑晴】一千零一夜之白雪公主(三)


  白晴明蹲在小溪边,捧起水来喝。清澈的水自有甘甜,更像是风带来的清香。

  那个自称叫做黑晴明的人正在一旁生火烤鱼,一副不怕自己会逃走的样子。

  不过白晴明暂时也不想逃走就是了。

  黑晴明做的烤鱼太好吃了,白晴明一不小心就吃撑了。

  舒舒服服地靠在树干上,白晴明摸着微鼓的肚子,一脸满足。

  黑晴明一脸嫌弃地看着他:“女孩子吃那么多是嫁不出去的。 ”

  白晴明差点噎住了,看了看自己身上还在穿着的明显是女式的狩猎服,默默收起自己对于女性来说过于豪迈的坐姿。

  第一次遇到这么配合又不说多余的话的人质,黑晴明决定给“她”个优待。

  “你可以问我问题,我会尽量回答的。”

  “你为什么和我长得那么像呢?”白晴明看着黑晴明,眼中带有单纯的好奇。

  “巫师用巫术幻化的。”黑晴明眯起眼来,“我刚出生就变得和你一模一样了。”

  黑晴明因为晴明会追问,毕竟有人变得和自己一模一样是件令人惊恐的事情,但晴明只是点点头,然后看着他。

  黑晴明憋不住了:“你就没其他想问的吗?”

  “没有啊。”

  黑晴明:“……”莫名来气。

  *

  玉藻前冷漠地俯视着跪坐在下面的座敷。

  他随意地把玩着代表着白雪王国至高王权的精致王冠,白皙的手上的指甲就像鲜血一样艳红。

  玉藻前完全不在意如今穿着的明显是属于女性的繁复宫装,斜靠在王座上,双腿相叠。一般人做起来不雅的坐姿,放在他身上却是充满了诱惑的气息,就如同熟透了的红苹果。

  座敷额头冒出了细细的汗。

  她并没有被诱惑,不是因为她还是个孩子,而是因为她已经见识过这位国王骇人的本事了。

  “当我傻呢?”

  玉藻前眼角抽了抽,把那只毛茸茸的东西从笼子里提出来:“这TM会是我外甥?这明明是条狗!”

  我是狐狸!才不是狗呢!

  白藏主呜呜了几声,想反驳,却记着座敷跟他说的话没说话。

  他作为俘虏逃了出来,妖力被封印身体都化为了幼体形态,慌不择路逃在小木屋里。女孩待他很好,偷偷拿东西给他吃。

  他现在没什么可以报答她的了,只能在自己被关进笼子里时不做反抗。

  他会做好来的。

【白黑晴】合体之后(序)


  安倍晴明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还沉浸在阴阳分离之术的奇妙感觉之中。

        毕竟是禁术,其中的奥妙之处并不是普通的言灵可以比拟的,即便它违背了阴阳之理。

  然后就感觉到脚边有什么毛茸茸的东西在微微蠕动。

  是两只狐狸,一白一黑,毛发蓬松。

  两只狐狸的尾巴相缠,身体相依,闭着眼睛一动不动的。

  如果不是它们身上还有微微的起伏,安倍晴明都要怀疑这是两只死狐狸了。

  所以他不是施展了阴阳分离之术吗?不是应该分为阴阳两面吗?为毛会多出两只狐狸来?

  
——————————

  先放个小脑洞,还要填一千零一夜的坑,说好要写长的,却连第一个故事都没写完……【羞愧】